嘿~欢迎访问共享竞界网!
立即登录免费注册

网球人才培养体系呈现多元化趋势—— 中国网球孕育“下一个李娜”

2019-06-14 16:53:48慈鑫中国青年报

2019年对于大赛成绩沉寂了几年的中国网球来说应该会成为转折之年。1月的澳网,张帅搭档斯托瑟夺得澳网女双冠军,终于打破了中国网球长达5年的大满贯冠军荒;北京时间6月9日晚结束的法网,段莹莹/郑赛赛获得女双亚军,这是中国网球自2006年的郑洁/晏紫之后,时隔13年迎来的又一对闯入“大满贯”赛事双打决赛的中国大陆组合。

2014年,当李娜宣布退役之时,人们对中国网球“何时出现下一个李娜”并不乐观,甚至有人预言,可能百年之内中国网球都不会再有下一个李娜。

但仅仅5年之后,很多业内人士就改变了看法——中国人应该不用等太久就会看到下一个李娜。这一切都与中国青少年网球运动的迅猛发展有很大关系。

中国网球人口基数增大

5月初的北京光彩网球中心,到处可见背着网球包的少年男女和他们的父母,“郑洁杯”青少年网球比赛(北京站)当时正在那里举行。

作为中国网球昔日“金花”之一,郑洁早在退役前就涉足了青少年网球领域——“郑洁杯”青少年网球赛就创办于10年前。

郑洁近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10年前,国内的青少年网球赛事还很少,创办“郑洁杯”的出发点,也是希望给青少年网球选手增加一个比赛机会。10年后的今天,国内的青少年网球赛事已经很多,“郑洁杯”的使命也从弥补国内青少年网球赛事的不足,变为通过赛事与家长们建立更密切的沟通、交流、接触渠道,以便更深入了解中国青少年网球现状。

说到国内青少年网球比赛数量的增幅,国家体育总局网球运动管理中心青少部主任陈亚林透露了这样一组数据:从国内A级青少年网球赛事的数量看,2018年是四五十场,今年将达到200场。A级赛是中国网球协会主办的青少年网球赛事,以下还有省市、社会俱乐部等机构举办的青少年网球B级赛、C级赛,它们的数量比A级赛更多。

国内青少年网球赛事快速增长的背后,是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学习网球以及青少年网球培训活动的火爆。

中国网球协会在2015年成立了少儿网球发展联盟,其个人注册会员的数量增长幅度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国内青少年网球运动突飞猛进的发展速度。根据中国网球协会少儿网球发展联盟在成立第一年的工作报告,2015至2016年度,联盟共有个人注册会员3300余名,据陈亚林介绍,到2018年,中国网球协会少儿网球发展联盟的个人注册会员已达2万余人,3年的时间,人数就有了近6倍的增长。

Tennis123分级赛创始人、资深网球评论员汪俊表示,中国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学习网球,一方面是因为一部分具备一定经济实力的中国家庭为了让孩子锻炼身体,同时又考虑到孩子未来出国留学的需要,倾向于为孩子选择在西方国家具有主流地位的体育运动,网球就是最受追捧的运动之一;另一方面,以李娜为代表的中国金花创造的优异的国际大赛成绩,对网球运动的推广也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网球少年的偶像:李娜

在北京著名的地标建筑——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的二层,有3片室内网球场。工作日的白天,这里显得有些冷清,但每到周末,这里就是几十个孩子学习网球的课堂。北京思瑞伦网球俱乐部创始人、原北京网球队队员储楚在2012年退役的时候选择了青少年网球培训作为自己的创业方向,她说自己很幸运,享受到了李娜在2011年首次夺得大满贯女单冠军后给网球带来的巨大轰动效应。

储楚在1998年开始学打网球,2001年进入北京队。储楚回忆,那个时候,网球对于自己身边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一项陌生的运动,很少有人打网球和谈论网球。

网球从冷门变为热门是一个逐步改变的过程,这个过程始自2004年的李婷/孙甜甜夺得雅典奥运会网球女双冠军,其后包括一系列事件:从2006年郑洁/晏紫首次夺得大满贯女双冠军,2008年北京奥运会李娜、郑洁/晏紫分别夺得网球女单第四名、女双铜牌,再到郑洁、李娜在大满贯赛事上闯入女单四强、决赛,直到2011年李娜首次捧得大满贯女单冠军,书写了中国乃至亚洲网球的历史。

中国网球这一系列的成绩突破就像一部渐入高潮的电影,使得老百姓对网球的认识逐渐加深,让中国网球的一个个不可能变为可能。这一过程到2014年李娜第二次夺得大满贯女单冠军和退役而止,形成了长达10年的中国网球黄金时代。

这期间,大小规模不等的国际网球赛事也在中国频频落地,进一步助推了网球的发展,如中国网球公开赛、ATP大师赛等。10年时间,以打造第五大满贯为目标的中国网球公开赛从需要组织观众观赛到一票难求,见证了国人对网球的热情不断高涨。

在与网球少年及他们的家庭接触中,储楚发现,李娜的夺冠对孩子的心理产生了明显的榜样示范效应——如今,打网球的孩子无人不知李娜,其中很多人都以李娜为榜样。

被业界认为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李娜的中国网球新星王曦雨,也曾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她的偶像是李娜。王曦雨在2018年夺得美国网球公开赛青少年女单冠军,这是中国选手首次夺得大满贯赛事的青少组单打冠军,对于国内青少年网球选手的培养工作来说,也是一个里程碑事件。

李娜的成功让更多中国网球少年的家长开始相信,如果自己的孩子有网球天赋,那么,支持孩子走职业网球这条路未尝不是一种合适的选择。

青少年网球培训社会力量崛起

2011年李娜首夺大满贯女单冠军,是中国网球真正从一个小众的冷门项目,彻底变为全民皆知的热门体育项目的标志性事件。陈亚林表示,社会力量对网球的关注有了明显变化正是从2011年李娜夺冠开始的。

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也是在2011年之后,储楚发现国内的体育器材装备厂商推出了儿童用的网球拍,这为网球运动进一步走向儿童、特别是低龄儿童创造了条件。储楚记得,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的青少年网球培训也是用的成人球拍,因为国内没有厂商生产儿童球拍,而低龄的幼儿根本拿不了成人球拍,所以国内的网球启蒙通常都在孩子七八岁之后,而国外往往从孩子四五岁就开始了。

储楚在2001年刚刚成为专业队运动员时,根本没想到网球日后会那么火爆和自己退役后会以网球培训为事业方向,她对网球趋热的最初印象来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后,“越来越觉得网球场地不好订了,以前网球场地根本不需要提前订,都是随到随打,但是2008年之后明显感觉到,热门的时段如果不提前预订根本订不上场地。”

这是国内网球趋热的另一个背景——北京奥运会的举办促进了全民健身热潮的兴起,人们对体育运动的关注度、参与度明显提升,这直接影响到了家长对孩子参与运动的支持度。

从场地越来越难订,再到身边逐渐开始有亲朋好友询问怎样让孩子学打网球,储楚预感,网球在中国要火。

2011年,李娜首夺大满贯女单冠军后不久,距离储楚退役还有一年,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自己退役后的创业方向将是青少年网球培训。

按照储楚过去7年做青少年网球培训的切实感受,小学阶段的孩子打网球人数最多,占到青少年培训市场规模的一半,幼儿园和初中阶段的孩子占另一半,高中阶段仍在打网球的已经凤毛麟角,这与升学压力有很大关系。另外,大约有5%的网球少年家庭,会把成为职业球员作为孩子的奋斗目标,其中绝大多数是女孩家庭。总体来说,立志培养孩子成为职业球员的中国家庭已经形成了一个小规模的群体,而在10年前,虽然也有极少数的家庭有意培养孩子往职业球员方向发展,但毕竟是极其个别的案例,还谈不上成为一种现象。

当家庭主动把网球作为孩子的职业方向,中国网球的人才培养也开始呈现出多元化格局。陈亚林表示,中国网球的人才培训目前有几条途径,除了国家队培养之外,还有地方队培养、社会俱乐部培养和家庭培养。

放到郑洁当运动员的时期,她说很难想象中国网球的人才培养会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在我们那个年代,一个网球运动员的成才道路基本上就是从体校起步,然后进到专业队,再进到省队,国家队,这样一步一步才有出国比赛的机会。现在,中国网球的人才培养已经不局限于传统的培养体制了,新出现的一些培养模式比较国际化。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中国青少年网球选手的打法和个性,不会像我们那个年代似的千篇一律,他们因为成长的道路不同,个性、打法更加多样。”

在全球范围内,网球仍是一项高端的体育运动。目前国内的青少年网球培训价格不菲,在北京,普通孩子一年的网球培训费用大约在六七万元,储楚介绍,如果孩子想走职业道路,那么在小学毕业的年龄就要做出选择,一旦开始更为专业的网球培训,这时候,大多数中国家庭就会把孩子送到国外优秀的网球学校,孩子一年的费用将升至四五十万元。

这部分有经济实力的中国家庭,可以给孩子提供最好的训练条件,这在一定程度上扩充了中国网球的后备人才厚度。即便家庭无力承担孩子开始专业化训练后的高昂费用,在过去七八年时间里,国内也出现了一批质量较高的网球俱乐部,它们签约了一些优秀的网球苗子,全额资助这些孩子的培训。

王曦雨就是由北京北京壹壹贰叄网球俱乐部培养的,而在郑洁的网球俱乐部,也签有6名全额资助的青少年网球选手。

中国网球的人才培养机制在短时间里就做到了多种模式兼容,放在中国竞技体育的奥运备战大背景中显得独树一帜。

这体现了中国网球一向敢于接受新事物和面对挑战的传统。从国家网球运动管理中心早在2002、2003年就在运动员的训练、比赛上主动与国际接轨,把李婷、孙甜甜、郑洁、晏紫等队员长期送到国外参赛,让队员们在国际赛场上不断磨练和提高,直接促成了李婷/孙甜甜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的夺冠,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网球运动管理中心又顺应优秀运动员希望获得更大自主权的需求,放手让李娜、郑洁、晏紫、彭帅等运动员“单飞”,极大激发了运动员的能动性,为李娜问鼎大满贯女单冠军打下了政策基础。

2011年之后,面对网球人才培训市场开始出现的社会力量崛起,网球运动管理中心和中国网球协会也持欢迎态度,而对于愿意自费培养孩子的家庭以及社会俱乐部来说,中国网球环境的相对宽松也让这些社会力量少了很多后顾之忧。

青少年网球培训重在基础

郑洁说自己很幸运地亲历了中国网球十几年来的这些变化,“我们比之前的中国网球运动员有更多的机会,去经历这种向着完全职业化方向发展的过程。从2008年以后,网管中心尝试让我们几个大队员自主参赛。在整个过程中,我的感触还是挺多的,最主要的一点,我觉得所有的体育项目,不光是网球,在中国发展一定要结合中国的国情,可以参考国外的一些经历,但是不可以照搬。”

目前中国网球需要在国情基础上借鉴国外的发展经验,在郑洁看来就是主管部门和协会要在一些事关网球运动发展的基础性工作上予以更多政策保障,比如对于青少年网球选手能否有就近上学的便利、能否对青少年网球选手在学业安排上有一些针对性的调整、能不能对18岁以下的青少年给予使用网球场馆的费用减免优惠、能不能由中国网球协会或者相关部门牵头组建专门的青少年网球教练团队,为更多的青少年网球选手提供帮助,等等。郑洁表示,国家层面对一个运动项目的支持,是中国网球取得现有成绩的基础,这些工作依然是中国网球在未来取得更好发展的关键。

随着近几年网球培训的火爆,培训机构鱼龙混杂的情况也显现出来。储楚希望,主管部门对网球培训机构设立准入门槛,否则一些毫无网球培训资质的个人和企业也能够轻而易举进行网球培训,会给孩子学习网球和在网球道路上的成长带来很多隐患。储楚表示,一个孩子很可能因为学习了错误的网球基本动作,而影响日后的发展,也很可能因为教练不当的教学方式,而对网球失去兴趣。这些对孩子潜在的不利影响,对于中国网球的人才培养都是损失。

郑洁认为,中国网球经过这几年的快速发展,确实遇到了一些问题,从教学课程体系、教练培训体系、赛事体系等方面而言,中国网球还需要建立一个统一的标准。

几年时间里,随着青少年网球选手的成倍增加,网球教练显得明显短缺。郑洁表示,师资是推进青少年网球工作的基石,不是会打网球就能成为教练,也不是某个级别的教练可以带任何年龄和水平的孩子,一个孩子在不同的网球成长阶段,需要对应不同教练,这也需要与国际接轨。

但即便存在一些问题,中国青少年网球在2011年之后出现的发展高潮,还是有目共睹。网球作为市场化、职业化程度最高的体育项目之一,在中国同样走在了市场化、职业化改革的前列。按照业内人士的预计,少则5年、多则10年,中国选手再次问鼎大满贯单打冠军的辉煌就可能再次出现。

分享到: